• Ship Lee

秘魯高原健行 – 安第斯聖山Ausangate Trek


AusangateTrek是秘魯數一數二難度高的高原健行路線,位於秘魯古都庫斯科約四小時車程的外郊,難度雖高,但她沿途令人驚嘆˴驚喜˴驚艷的景色實在令我一生難忘,在秘魯走過長長短短超過二十多條著名的健行路線,我可以好肯定地說,Ausangate Trek是我在秘魯中最鍾愛,最敬畏及一而再,再而三想涉足的健行路線。

步道小資訊


AusangateTrek全長70公里,需時四至六天,整條路線就是圍著庫斯科最高,以及秘魯第六高山Apu Ausangate (6,384m)繞行,而最理想的健行季節是 五月至九月的旱季時份。

這條健行路線大部份路況尚算平坦易行,上落差距不算太大,但其難度在於其海拔高度及山裡不能預測的天氣變化,整條健行路線的高度全是位於海拔4,000米以上,要通過四處高點隘口分別為Arapa Pass (4,730m), Apuchuta Pass(4,852m), Palomani Pass(5,200m), Campo Pass(5,060m)。 至於天氣方面,早晚溫差相差20度左右,冰雹及雨雪在雨季時份是等閒事,旱季時份藍天白雲機會較高,但下雪下雹的情況也頗經常的在午後出現,泥濘路面會增加這條路線的難度。

成團而行


當時(2015年)的我在秘魯庫斯科旅居時,已走訪了著名的Salkantay Trek 及Lares Trek,與本地人閒談中得知Apu Ausangate是安第斯山脈原住民心中最敬畏的聖山,遙遠又難以觸及, AusangateTrek那時在庫斯科幾乎沒有外地遊客問津,而我每天不斷嘗試在庫斯科中心武器廣場的旅行社不斷詢問這條健行路線有否開團,換來的總是搖頭或是一人包團達700-800美元的昂貴費用。但皇天不負有心人,等了兩星期,終於等到有外國人問津而成團,團友分別是來算美國的一對情侶及來自法國的一家三口,使團費即下降至每人400美元,我們參加的是五日四夜團,包五天山內早午晚餐,導遊,運送馬匹,馬伕及營幕。睡袋,個人登山用品,行山杖需自備,及不包含登山費及小費。


旅程展開...

第一天:Cusco (3,380 m) > Tinke (3,800m) > Starting point (4,000m) > Upis(4,444m)


出發當天,只有我及美國情侶,原來法國家庭選擇的是四天團,遅我們一天出發,旅行社職員只把我們送到前往Tinke的公交巴士站,交待那裡的導遊會在總站會合後就離開了,乘了約四小時半的車程,約下午一時抵達 Tinke,在車站等了半小時,接待人(我們的導遊)才跚跚出現,報團時旅行社說明導遊能說簡單英語,但騙人的,這位在Tinke土生土長的導遊,只說本地語言Quechua及西語,使我們的溝通有困難,但總算大致明白他要我們先自行解決午餐,因他還在打點中,午餐後仍看到他在店裡慢條斯理地採購食物及所需品,與旅行社所說的一抵達即出發,完全貨不對辦,但因為不諳西語,再想到往後五天生命交在他手裡,也只能靜靜(帶點不耐煩)地等待。


我們從藍天白雲的中午時份等到開始陰雲滿佈的下午三點半,終於起行了。但出師不利,走了15分鐘,就下起雨來,披上雨具,繼續前行,但不到15分鐘,竟下起冰雹,狼狽地找附近的小屋躲避。看著大點大點,不知何時才停下的冰雹,導遊忽然提議瑟縮在簷下的我們,今晚就在這裡紮營吧...吓!!!我對他的提議是感到震驚,完全沒有想過第一天只走半小時,且我們還未進入步道呢! 美國女情侶似乎支持導遊的建議,也看得出她不想在惡劣的天氣下行走,但我和美國男情侶的想法較為一致,就是今天只走半小時就停下的話,意味明天我們將要暴走來追回今天的時間,且我們也認為冰雹不會下太久,在二對一的情況下,便向導遊反建議,冰雹一停,繼續前行,走多少算多少吧。


下午四時半,我們再度走在步道上,同時冰雹過後,雲層散開了,正在西下的夕陽餘暉,準確地照在我們眼前巨大的聖山Ausangate,把聖山及其附近佈滿草泥馬(Alpaca)的土地染成一片金黃,那和諧的畫面,把我一整天的不滿完全掃走了,我也開始感受到為何Ausangate是聖山,夕陽下聖山的魅力真的沒法擋。我與美國情侶相視而笑,慶幸作了正確的決定,第一天總算不枉此行。而導遊也在完全入黑前(傍晚六點左右)選了適合的落腳處。第一天我們只走了兩小時,不到五公里的路程。


第二天:1st campsite (4,300 m) > Upis(4,444m) > Arapa Pass (4,730m) > Lake Jatun Pucacocha


早上七時半打開營幕,赫然看見聖山就在眼前,與昨天的金黃色相比,今天看到的聖山披上雪白皚皚的雪衣,與湛籃天空的相互暉映下,顯得格外醒神。我也顧不得外邊天氣仍然寒冷,立刻走出營幕享用廚師準備的美味班戟早餐後,然後嘗試多角度去欣賞聖山的魅力,看著這樣迷人的景像,再配上令人心曠神怡的天氣,對今天的行程充滿期待。


離開營地時,導遊沒有與我們同行,因為他要折返Tinke接應今天抵達的法國家庭,遂叫廚師帶我們先行起步,會從後追上。約兩小時後,抵達Upis,這裡原本是我們第一晚的營地,也是熱門營地,因這裡有洗手間,也有簡陋山屋,而最重要,是整條路線中,Upis最能近距離感受聖山的澎湃氣勢,配上潺潺而流的冰川河及周邊青翠的草披,景色的完美配合使Upis成為Ausangate Trek其中一個地標,有點可惜我們未能在這裡待一晚。


離開Upis,繼續旅程向第一個隘口Arapa Pass進發。從Upis至Arapa Pass全是平緩的上坡路,加上沿路令人讚嘆及屏息的風景,以及兩邊不時八卦抬頭望向你,又再低頭自顧吃草的呆萌草泥馬們,使這段只有300米的上坡路一點也不辛苦,但由於這段路程經歷過昨天下午冰雪的洗禮,我們需小心翼翼地在雪地上行走。穿過Arapa Pass後,我們就在這裡享用簡單的午膳,走在山裡的我很多時候沒有飢餓感,但為了不辜負廚師的心意,及帶足全程的爐頭及10公升裝的天然氣罐,我還是努力的把食物嚥下去。完成午餐時,導遊及法國家庭追上我們了,看著這個新加入的一家三口隊員,父母的體形及裝備已感受到他們經驗豐富,但萬萬沒想到,同行並騎在馬上抵達的女兒只有四歲,我與美國情侶驚訝相對望,大家心裡都很有默契地想:法國人果然瘋狂!!!我有私下問導遊這個四歲小朋友真的能夠適應這樣的高原呢,導遊也只是笑而不語。


下午二時繼續行程,但天氣明顯由晴轉陰,我們有點擔心會否下起像昨天的冰雹,不期然加快了腳步。離開Arapa Pass後,景緻來個大轉變,眼前是寸草不生的荒蕪,且隘口後的風明顯加強了,我們都默默低著頭,頂著風急步前行。走約一個半小時後,景色又再度來個轉變,再次看見草原及高原湖泊,甚至瀑布及河流,而這裡看到的山形地勢是磅礴的,有點疲態的我希望導遊會選擇在這裡作為第二晚的營地,但我實在多想了,因法國家庭及導遊一直走在我們的前方,起碼有半公里之隔,他們可完全是沒有停下來的意思,我與同時也有疲態的美國情侶唯有加緊腳步,避免距離繼續拉遠。


沒多久便進入多湖區,這裡是Ausangate Trek景緻最獨特的路段,左邊可以看到一個接一個的冰川及附屬的冰川湖,而右邊寸草不生的荒嶺,跟彩虹山的顏色有點相似,伴隨著不時出現鬼斧神工的巨石群,真是絕妙的景緻。但當時天色陰沉沉,且我們也確實走累了,再加上導遊仍遠遠拋離我們,縱使這個路段景色獨特,但我的記憶只存有趕路的份兒。將近下午六時,導遊終於肯放過我們,選擇了其中一個高原冰川湖旁停下來起營。這天移動了將近九小時,走了約17公里。


第三天: Lake Jatun Pucacocha > Apuchata Pass (4,852m) > Lake Ausangate (4,660m) > Palomani Pass (5,200m) > Jampa Valley (4,600m) > Jampa Pampa Campsite (4,600m)


因為昨晚的早睡,今早六時半就醒來,打開營幕一看,天色未亮,但眼前的景況把我呆住了,有一大群的草泥馬正在我營幕前約十米漫步中,我急不及待把禦寒衣物穿上後,立刻衝出帳蓬,但草泥馬們即被我這位突如其來的異種嚇得措手不及,開始失了秩序亂走,我得停下腳步讓牠們放下戒心,再用蝸牛的速度慢慢靠近。我眼前的草泥馬有數百隻之多,而在一百多米外,又再迎來數百的一群,從來沒有想過,可以如此近距離接觸數量這麼多的草泥馬,而我們的營地正正是牠們的早餐地點,我們就這樣被超過五百多隻的可愛物種重重包圍,但我們與牠們很有共識,互不打擾,各自起著自己的早餐,這一幕是我整個旅程中最興奮及驚喜的,直至我們離開營地時,呆萌的草泥馬們仍慢條斯理地享用著早點。



導遊告知第三天會是五天中最艱辛的一天,因今天需要穿越兩個隘口及登上路線最高點,離開營地後我們就直上Apuchata Pass,但平緩的上坡路,以及有著多湖區迷人景色及沿途冰川的陪伴,我們兩小時左右便輕鬆穿越了Apuchata Pass,眼前迎接我們的,就是Ausangate Trek中最有名氣的高原湖泊Lake Ausangate,而這裡也是熱門營地之一,有洗手間及可以禦寒的山屋,抵達Lake Ausangate只是早上十一時左右,但導遊則堅持要我們在這裡吃午餐,因為往後的路程難以找到可以停下來的午餐位置。


午餐過後,導遊便催促著我們先行,因接下來要登上的最高點Palomani Pass,是整條路線最艱辛的路段,因為上坡幅度比之前的隘口更為陡峭,我們的而且確是邊走邊喘,需要不時停下來回氣,即使已適應了高原,這段路還是令我不斷心跳加速,胃裡翻滾(超後悔吃了午餐),還有少少頭痛。但這段路途的山形地勢也是令人驚嘆的一段,因為我們仿如走在沙漠中,而事實是我們是置身在將近海拔5,000米高的荒漠。登上最高點時,我們均相互祝賀,我留意到最高點的其中一面,隱約看到帶有彩虹山色彩的紅層地貌,然而,那時彩虹山是仍未被發現的。


當我和美國情侶仍雀躍地在最高點拍照留念時,導遊及法國家庭已先拔頭籌地起步了。隘口的另一邊,又是令人充滿讚嘆的景緻,我們非常幸運,由早上至今,一直受著藍天的眷顧,使Ausangate Trek多變的地貌可以一次又次地完美及完整地呈現在我們眼前,這次我們看到的是導遊眼中的粉紅湖,即使我們看到的湖是啡色的,但導遊說這個湖初期是粉紅色的,後來其背後的冰川每年帶著泥土衝刷入湖內,令湖的顏色變得越來越啡了。但無論湖色怎樣,眼前看到的是一大群草泥馬優哉悠哉地在獨特的高原湖前吃草,是我在這條路線上看到最優美的畫面。


離開Palomani Pass及粉紅湖後,就是一直下坡的路段,雖然沿途經過兩處營地,但導遊完全沒有停下來的意思,我也漸露疲態,小腿也越來越繃緊,即使沿途景色依然迷人,但舉機拍照的意欲都消失了,終在將近傍晚六時抵達營地。第二天及第三天的移動時間相若,但感覺上第三天的路途較長,約18-20公里,尤其最高點後的路段,我們一直趕路似的,使我覺得第三天是最吃力的一天。

第四天: Jampa Pampa Campsite (4,600m) > Campo Pass (5,060m) > Otorongo campsite (4,400m)


第四天導遊並沒有催促我們早起,因為第四天的行程相比前兩天輕鬆多了。昨晚帶著疲憊的身軀抵達營地時,完全沒有餘力視察,但原來我們的營地是置身於一片寬敞的峪谷(Jampa Valley)中,在又一個藍天下呈現在我們眼前的,是Ausangate Trek另一個著名地標 - 三峰相連(Tres Picos),我們第四天早上的路線就是沿著Jampa Valley一直走向我們眼前的Tres Picos,當三峰越來越接近時,越能感受到雪山的神聖壓迫感。AusangateTrek最獨特之處,就是能夠一面享受大自然給予的和諧之餘,同時也感受到大自然呈現的壓迫及威嚴,這種兩極的感覺,能從Tres Picos這段路途中強烈感受到。


當Tres Picos完全竪立在眼前時,即表示我們又再度踏上海拔5,000米的高度上,從這裡需要穿過一條狹窄的步道方能抵達最後一個隘口Campo Pass,步道左邊是只有禿石及碎石的崖邊斜坡,右邊則是潔白無睱的雪牆,我們就這樣被夾在兩個極地中間行走,感覺很不現實。我決定把腳步放慢,遠離團隊,給自己五分鐘,讓自己完全融入這個不現實的景緻中,那一刻內心非常平靜的我許下承諾,我會再回來的。


離開Campo Pass後,是較為崎嶇的下坡路,很奇怪導遊竟然選在下坡的中途準備午餐,但同時也宣佈我們今晚的營地只離午餐點一小時多的路程,著實驚訝,而我們最終也在下午三時前抵達營地, 有時間悠閒地享受營野之樂。這天在營地中發生了一段小插曲,就是我們的馬群突然受驚失控,衝進了我們的營地範圍內,還踐踏上正在營內休息的美國情侶,美國男情侶還被馬蹄踏傷了額頭,有驚無險呀!後來導遊解釋到馬群這樣的受驚狀態可能是感受到美洲豹(Puma)在附近,美洲豹可是安第斯山脈中最兇狠,但又是最神聖的動物,弄得我們緊張兮兮的,使我晚上也不敢多喝一口水,以免要外出如廁時,成為美洲豹的晚餐。


第五天: Otorongo campsite (4,400m)> > Pacchanta (4,200m) > Tinke (3,800m) > Cusco (3,300m)


這天起來打開營幕一看,有點失望,是陰天。但想到過去三天一直受到聖山給予的晴朗天氣所眷顧,而Ausangate是以變幻莫測的天氣見稱,一天內遇上陰晴雨雷是等閒,這個陰天其實也是一個祝福。


如果第二天至第四天的景緻是變化無窮,震撼的山形地勢一幕又一幕驚喜地展現時,那第五天的景緻則屬於優美怡人,這天的路線從2018年起被開發成為一天的Ausangate健行路線,稱為七湖健行,因為這裡有七個大小不一又互相靠近的高原湖泊,可以繞一圈而行,其中一個面積較大的湖泊還可以清楚地反映Ausangate主山的倒影。


從營地抵達Pacchanta小鎮時,只需兩小時多的步程,Pacchanta是最接近Ausangate Trek的補給小鎮,同時也是這個區域著名的溫泉帶,報團時旅行社已提醒我們記緊要帶備泳衣,當我泡在温泉中,欣賞著已遠離我們的聖山Ausangate,心內則一直回味著過去數天難忘的景緻及心路歷程,完美地為這五天的山野旅程劃上句號。


其實仍未句號的,在Pacchanta泡完温泉,吃過午餐後,還要再步行三小時方能抵達我們的起點Tinke,這樣一圈70公里的AusangateTrek才正式完成。但我們與法國家庭在Pacchanta道別,因他們計劃在那裡待一晚。這三小時的步程有點煎熬,因這段路程其實是塵土飛揚的車行路,我們又是在太陽最猛烈的時候行進,終在下午四時抵達Tinke,再駁上公共巴士返回庫斯科。


Ausangate,再。見了!



後記

  1. 第一次踏足Ausangate Trek是在2015年六月,那時秘魯的大熱景點Rainbow Mountain仍未出現,後來彩虹山2016年初被發掘後,被告知彩虹山是位於Ausangate時,著實納悶,因為我所走的Ausangate Trek根本沒有遇到大熱彩虹山的地貌,但的確有一小部分路段的山頭呈現到非常輕微的彩虹色(就在第三天登上Palomani Pass最高點時看到)。而直至2019年左右,Ausangate Trek的確也開發了一條通往彩虹山的side track,就在第二天多湖區的入口處附近,現在已經可以把Ausangate Trek及Rainbow Mountain策劃成一條健行路線來完成。

  2. 這次的健行同伴中,雖然一直與美國情侶結伴同行,但法國父母給我的啓發是深遠並影響著現在的我,當時的我開初認為他們帶著四歲女兒在高原健行是瘋狂的行為,後來他們一家三口超強的適應能力逐漸讓我刮目相看,四天中他們與女兒的互動,完全感受到他們用身教的形式來感染女兒對登山的熱愛,相信他們帶女兒踏上此聖山旅途前,已作好適當的訓練及萬全的準備,我對他們的順利完成是雀躍的,同時並為自己許下一個願望,將來我有兒女的話,希望也能仿效他們,將自己對登山的熱情及自我挑戰用行動去感染及教育自己的兒女,更希望將來會有機會可以帶同我的下一代踏上聖山之旅。冥冥中有主宰,在2021年4月底,這個願望真的實現了。



#AusangateTrek

#南美健行

#秘魯健行

#高原健行



211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