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hip Lee

登上秘魯6,000米火山Chachani


每次來到秘魯Arequipa這個被火山環繞的白色之城時,總會感到周遭火山的呼喚,要一嘗登火山頂的滋味。2019年10月實現了登上秘魯最有代表性的火山Volcano Misti後,打算隔年再登上隔鄰的Volcano Chachani,但後來遇上了疫情,計劃一再擱置,直至最近防疫政策一再放寛,便下定決心,要挑戰這座超逾6,000米的秘魯火山。


Volcano Misti登山回顧: https://bit.ly/3FJuXC6


再次來到Arequipa,找回上次的登山旅行社,慶幸這間旅行社撐過了疫情,依舊生存下來提供服務。雖然價錢比三年前貴了約20%,亦不能像疫情前一樣,天天出發,現在大概一星期有1-2團的團體登山團。這次兩天一夜的費用約US140,包含登山導遊,交通接送,兩餐膳食,營具及禦寒衣物的租借


由於有之前登火山Misti (5,825米)經驗,再加上一直生活於3,400米的秘魯庫斯科高原上,所以毫不猶豫下便報下了Volcano Chachani兩天一夜的攻頂團,這座火山雖然超過6,000米,但她是全球超過6,000米的云云高山中,等級屬於非常容易的一條,因這條路線完全不用任何攀爬技巧及登山技術,只需健行的模式便可登頂。但,是否真的這麼容易?分享下我的經歷吧!


出發當天,早上八時來到旅行社集合,點齊所有行裝,及初步認識了同團的山友,這次兩日一夜團,一共四位參與者,分別是兩位來自以色列的大男孩,及一位來自法國的男生,還有我這來自香港但居住在秘魯的女生,但後來又出現了兩位只向旅行社僱用交通,選擇自行登山的以色列大男孩,但這兩天一夜我們一行六人大部分時間都是同行的。

從Arequipa巿中心開車約三小時左右,便抵達了超過5,000米高的起步點。是的,我們的起步點是超過5,000米,這是其中一個原因為什麼Volcano Chachani屬於等級容易的攀登路線。從起步點至第一晚位於5,200米高的營地,只是三公里的路程,如果對高原已完全適應的話,基本上第一天的行程是絕對可以應付的。但中肯地說,第一天最大的難度是背包的重量,Arequipa旅行社包辦的火山登山團,參與者必須自行負責自己所需的物品,包括營具,睡袋,地蓆及食具,高原衣著雪褸,雪褲,倘若山頂覆雪還要準備冰爪,一套更換衣物,兩天午餐,零食,最要命的,就是指定每人要自行攜帶5-6公升食水。換言之,就是參與者需把這些東西全都揹在身上,然後在高達5,000米的高度上走上兩小時,說實話,這是不容易的,兩小時內,我們歇息了三次。

下午兩時左右抵達了5,200米高的營地,我們一行六人狀態甚佳,年青力壯的男孩們完全不受高原影響,而我因住在高原多年,第一天的行程應付得綽綽有餘。我們起好營幕後,導遊開始為我們準備膳食,著我們自行打發時間,被火山容貌及地形所包圍,感覺就身處在一個異度空間,很不真實,凝望著屹立於眼前6,000米高的Volcano Chachani,向她做了一個簡單的Kintu儀式,祈求她允許我們一行七人能平安順利踏上她的所屬之地。




突然,聽見導遊正大聲呼喊著一個名字,正奇怪除了我們這批登山客外,還有何方神聖身在此處,跟著導遊便著我們準備好相機,隨即就在眼前的石堆中竄出了一個生物,是一隻罕見的安第斯高原狐狸(Andean Fox),導遊説他與這隻狐狸已在裡當了兩年的朋友,每次來Chachani,都會為牠準備些食物,而這隻叫Juan的狐狸,也真的把自己當成導遊的朋友,導遊給予食物時,真的與他只有兩米的距離,非常放心吃著給予的食物,但我們走近時,則有些防犯,但能夠這樣近距離地看到這種高原獨有狐狸,難能可貴,也是這個行程的一大驚喜。


下午四時半左右,吃過了簡單的晚餐 - 藜麥稀湯,漢堡配飯及蔬菜,導遊便著我們收拾好明天的行裝,準備休息,因我們須於凌晨十二時起來攻頂。身處於5,200米的高原,即使沒有頭痛欲裂的高原反應,但這裡的含氧量明顯比巿中心低,我們大部人都有昏睡的輕微高原反應,能夠早早入營休息,求之不得,躲在温暖的睡袋中,不用15分鐘,便感到自己入睡了,但由於晚上氣溫驟降,即使躲在營內睡袋中,仍感寒冷,以致整個晚上未能安眠,但總算勉強得到基本休息。


準時踏入凌晨,便聽到導遊在營外的早餐呼喚了,萬分不願意離開温暖的睡袋,套上禦寒衣物,我上身穿上了一件保暖內衣,一件毛衣,一件薄層防風褸,一件絨毛衣,一件薄羽絨,再加上一件雪褸,共六層;而下身則有襪褲,緊身褲及雪褲共三層,確保自己温暖了才敢出營。外面的氣溫有幾凍?就是放在營內的樽裝水也結冰了。在這個高度上,如果不好好保暖,高原反應是會加劇的。


早餐也是非常簡單,面包加牛由/果醬及煮得沸騰的古柯茶,汲取了三年前Volcano Misti的早餐經驗,這次我完全不吃任何東西,確實也沒有胃口,連古柯茶也只是喝了半杯,看著同行的男孩們面包一件接一件吃,羨慕他們的消化機能仍然運作正常,反而是導遊不斷提醒他們不要吃太飽。


凌晨一時,出發了。我們一行四人直線並列,跟著導遊緩慢前進,其餘兩位決定自行攻頂的以色列男孩好像晚我們半小時出發。導遊事前已簡介了攻頂策略,就是以極緩慢的步速保持前進,步行30-40分鐘,休息 5-10分鐘,頭兩次的狀態正常,步代也完全跟得上的,直至抵達了約5,600-5,700米的高度,第三次起步時,開始感到身體狀態與意志脫離,攻頂意志依舊強烈,但身體卻感到異常疲乏,從這裡開始,已跟不上導遊速度,需要停下來休息的次數更為頻繁,更甚的,我又出現嘔吐感了,但慶幸只喝了半杯古柯茶,所以也只有這半杯茶可吐。


達至5,800米左右,意識越來越模糊,跟大隊的距離也漸行漸遠,我累到幾乎是一坐下來,瞌上眼便可以睡著。在這裡非常感謝一位高個子的以色列男孩,他整個行程一直很有風度跟在我身後,每當我坐下來睡著時,他都會輕拍我的臉龐把我叫醒,我的意識上有聽到他不停的鼓勵,還有一小時….45分鐘….30分鐘….20分鐘, 快要到頂了。因為他的倒數,我才可以堅持著。在最後的100米,應該也是最難捱的一段路,不只疲憊,還有黎明來臨前,被冰川包圍的嚴寒,我手指頭及腳指頭被凍到不能屈曲,舉步維艱,我記得我還有意識地問導遊現在幾點鐘,可以等陽光出來時才繼續嗎?當然是被拒絕,因為其他仍然有能力繼續上升的隊員就要捱凍,那時大概是五點半左右,真的非常非常寒冷,整個人完全在昏睡狀態……直至看到天色開始吐白時,意識抖擻了一下,太陽出來時,心理或身體讓我感到被温暖了,我又可以再度邁步前進。




陽光開始慢慢照射眼前的路,同時我想把身上的寒冷驅除,所以我就向著山頂上有陽光的地方一步再一步的前進,終於……2022年5月1日早上6:30,成功攻頂!!! 得到導遊及其他隊員的祝賀及擁抱,喜悅感在身體上擴散起來,我做到了,人生第二次登上逾6,000米,多謝自己,多謝隊友,多謝導遊,也多謝Volcano Chachani這個充滿能量的聖山,聆聽我們的祈求,讓我們一行七人順利抵達她的最高處,我在這裡再次進行Kintu儀式,奉上古柯葉作為答謝。



逗留了約20分鐘,被催下山了。導遊有提及過,山上意外有80%都是在下山時發生,因為很多山友攻頂時已把體能耗盡,以致沒有餘力應付下山的路程,易出意外。所以,即使萬般不捨山上的風景,還是乖乖緊貼導遊身後,但不到20分鐘,又被導遊及隊友們拋離,導遊說只要一小時就可以返抵營地,因為經驗豐富的導遊及年輕力壯的隊友們是用衝的速度下山,我這位中年女士,只能看著他們身後的塵埃,咬緊牙闗地死跟。下山的路不是路,而是無休止向行下滑的沙石,由於大隊的拋離,我只能自己判斷下山路程,然後跌,碰,滾,滑的方式,用了超過兩小時才抵達營地。



抵達後,大部分隊友都在營內呼呼大睡,而導遊則悠閒地刷著牙對我說,我有20分鐘時間收拾行裝,準備離開營地返回巿中心,雙腿完全乏力,仍未回神的我,內心暗駡自己為何一再做貼錢買難受的事,然則過後幾年,我應該還是會重蹈覆轍。


但還好,從營地返回起點,只要一小時的路程。雖然還是要背負上所有行裝,但沒有了六公升水的負擔,輕鬆多了。上車後不到15分鐘,各人都帶著滿意的笑容在車裡呼呼大睡直達巿中心。


這次歷練,一生一次足矣!



#南美健行

#秘魯健行

#秘魯火山

#VolcanoChachani

66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