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hip Lee

玻利維亞Huayna Potosi 6,088m登頂之行


踏入南美玻利維亞拉巴斯(La Paz),這個海拔高度介於為3,650至4,200米的世界最高首都,除了會被密密麻麻的紅啡房子及穿梭在天空的架空纜車所吸引外,眼球同時會不期然被兩座像守護神般的龐然雪山所吸引,分別為Illimani(6,439m) 及Huayna Potosi(6,088m)。

超過海拔6,000米高的雪山在許多歐美及亞洲人眼中,是遙不可及的高山,但當你身在玻利維亞時,頓時就把距離拉近了,尤其是在拉巴斯,幾乎所有旅行社都有開辦這兩座雪山的登山團,價錢便宜,且Huayna Potosi的登山團更是天天出發,引得不少來自世界不同角落的背包客欲欲想試,我當然也不例外。


在計劃登Huayna Potosi時,我共預留了兩個星期在拉巴斯,好讓自己有充裕時間適應高原,以及慢慢找一間安全及合適的登山團,在這兩星期中,我也參加了只需半天就能登上5,440米高的Chacaltaya Mountain (詳見文章: https://bit.ly/3i6kBlA),測試下自己是否完全適應高原。Huayna Potosi登山團分兩日一夜及三日兩夜,其分別在於三天團的第一天有短途的冰川健行及簡易攀冰練習,是不可多得的體驗,且再有多一天時間適應高原,我是極力推薦三天團的。


旅行社的選擇


選擇旅行社及登山團時,真的不要抱有太大期望,幾乎每間旅行社的行程及價錢相若,而且十有八九都不懂英語,有些旅行社的職員甚至是亂吹水,給我不正確的資訊,例如,Huayna Potosi很容易,大部分外國背包客都爬到上頂,又或者是登頂那天只需6-8小時等,通常給予這些資訊的旅行社職員都是未登過Huayna Potosi的。我最終找了間真的以登山團為主要服務的旅行社(只要看看店內有否登山用品可租借就是了),因為他們對參加者的登山問題能顯出他們的實戰經驗,例如,能否登上頂很視乎參加者的能力(絕對不是靠運氣),哪個階段開始需要穿雪鞋用冰爪,登山導遊們會給予最長幾多時間登頂等,同時也能夠給予一些數據,如只有60%左右的參加者能成功上頂,這些準確的資訊能令參加者有良好的心理素質去迎戰的。


費用方面,我所參加的三天團,價錢約150美元,幾乎是全包的價格,登山導遊(2-3人一個),膳食,交通,入場費,連登山裝備如雪褸,雪褲,雪鞋,手套,冰爪,冰斧,行山杖等都包含在內。出發前一天,要在旅行社聽簡介及選擇試穿登山裝備,提提大家,雪鞋務必要選擇一對完全舒適及合腳,所有租借的登山裝備中,雪鞋是起了最決定性的作用助你宗成登頂那天的行程(我在秘魯Huaraz就是沒有審慎選擇好雪鞋而導致登Vallunaraju5,686m頂失敗)。


開展人生最高點自我挑戰之旅


Day 1: La Paz (3,800m) > Base Camp (4,800m)


2016年7月30日,展開了我挑戰人生最高點的旅程。早上約七時左右,自行前往旅行社與其他參加者匯合,一如所料,只有我一個亞洲人。從拉巴斯乘搭旅行社安排的交通工具前往起步點只需三小時多,而我們的起步點正是三日兩夜中第一晚的Base Camp (4,800m)山屋,我們只需把自己的登山用品放進營山屋後便可以自由活動,但兩日一夜的山友們乘車抵達Base Camp後,便需立即背上個人登山裝備,開展他們的挑戰。

抵達Base Camp 山屋後,距離午餐時間尚早,我們則非常悠閒地繼續適應高原,有些人小睡片刻,有些人在廳內吹水,而我則往外走走看看風景拍拍照,但此時卻發現了令我超震驚的事情,就是我竟然把相機的SD Card遺留在拉巴斯,只剩下一部沒有後備電源及拍照功能普通的手提電話,即使美景當前,我也必須重新部署如何把手提電話的電源撐至攻頂。所以,這次登山之旅我的照片回憶非常貧乏。

午餐時,趁自己食慾還不錯,盡力吸取碳水化合物,因知道明晚後的十二小時,我應該會完全沒有胃口。而午餐後的活動,就是第一天程令人十分驚喜的環節 – 冰川健行,且我們需全副裝備上陣,頓時感到自己專業起來。離開營屋後20分鐘,我們便需換上雪鞋,套上冰爪,手握冰斧,跟著導遊如何有技巧地在冰川健行及上上落落,個人認為這個練習是極有幫助的,尤其對那些從未試過在冰川上行走的朋友及不習慣穿雪鞋及使用冰爪的朋友,是不可多得的,而且這個練習真的能夠提高成功登頂的機會,畢竟第二晚的登頂之旅,幾乎有2/3的時間都需要踏在冰雪上行走。

冰川健行練習後,更令人驚喜的,竟然還安排了攀冰體驗,本來一直以為有機會在中國或日本初嘗攀冰滋味,萬萬想不到我的第一次攀冰,竟發生在海拔4,800米高的玻利維亞山頭上,我當然欲欲想試。在香港時,有一段時間曾經玩過攀岩及運動攀登,心想攀冰的原理應該差不多,但攀冰真的是另一個級數的層次,難多了,攀岩只要能靈活地運用好手腳就能成事,但在這個高度上,我們已被包到成隻糉一樣,身體難以靈活,再加上攀冰不是用手腳助力,而是用手上的冰斧及腳上的冰爪,因為不懂得如何運用力度,試過好幾次,冰斧鑿上冰牆或冰爪踢入後,便被卡住了,需費盡九牛二虎之力才能拔出,在這個高海拔上費這樣的力,差點把我體內的氧氣耗盡,五米高的冰牆花了我20分鐘完成,整個攀爬過程狼狽非常,到頂後,我帶著非常擔憂的口吻問導遊,明天攻頂要這樣攀冰嗎?幸好導遊說不,否則我肯定會放棄Huayna Potosi的,因這次攀冰體驗後,我頗肯定登山(mountaineering)不是我杯茶。


Day 2: Base camp (4,800m) > Rock camp (5,130m)


第二天日間的行程算是非常輕鬆,只需徒步上坡300多米便可抵達第二晚Rock camp (5,130m)山屋。我們八時左右才起床,悠閒地吃過早餐及重新收拾行裝後,十時左右就離開Base camp山屋出發了。雖然是短短的上坡300米,但我們卻需要負重裝上陣,我60公升的背包內,裝了雪褸,雪褲,雪鞋,睡袋,冰爪,冰斧,行山杖,更換衣物,兩公升水,及登山小吃,這些合共起來起碼14-15公斤,當然你可額外僱用挑夫幫忙,但我們這次的團隊裡,全都是自己負責自己物品的。

由於日間的上坡行程沒有時間壓力,縱然背包很重,上坡的路段比想像中的陡峭及崎嶇,但我們可以隨自己的步伐邊走邊休息,即使像蝸牛般移動,基本上三小時內都可以抵達Rock camp的。Rock camp山屋的設施尚算完善,但則有點擠迫,因山屋內擠滿了40張上下架床,而那晚我們的山屋是客滿的,非常熱鬧。

抵達後便是午膳時間,午餐後又是數小時的自由時間,Rock camp山屋是被數處超級巨大的冰川圍繞,相當壯觀,但可惜手中只有電力有限的手提電話,只能草草拍幾張照片留念後,便盡快關機放入胸口內袋保留電力至攻頂,未能在海拔5,000米高的雪山上拍下記錄,使這個行程留下遺憾。


晚餐下午五時就開始了,這個晚餐我只吃了五成飽(而事實上一點也不餓),因為對我而言,吃太飽會影響之後的睡眠時間,導遊建議下午六時就須上床休息。晚餐後就是最重要的登頂簡介會,這個會議令整間山屋氣氛凝重起來,這兩天經常嬉皮笑臉的導遊在簡介會也變得嚴肅認真,為的都是讓大家清楚即將的登頂行程是有一定程度的危險。之後便是分組,毫無懸念下,我這個亞洲人在導遊眼裡是屬於弱的一群,於是我和另一個來自歐洲,看起來也是弱弱的編成一組,並安排在隊伍的最後,而被抽中帶領我們的導遊,臉色不悅,但還是跟我倆打了招呼。說實的,我對這個安排沒有異議,因我也不肯定自己六小時後是甚麼狀態,萬一真的支持不到,要退出時又不會阻礙到前進中的隊伍,所以欣然接受,只是那位導遊的黑臉讓我提醒自己不要太倚賴他人,能否登頂最終要看自己的生理及心理能力。

我挺欣賞Huayna Potosi的登山安排真的做到一個導遊只帶領兩個參加者。但要留意啊,整個簡介會都是用西語進行,因為我們當天所有登山導遊都不會說英語,如果不懂西語,最好能找一個懂英語及西語的背包客幫你翻譯,以免在登頂過程中溝通不良造成不便。


Day 3: Rock camp (5,130m) > Summit (6,088m) > Base Camp (4,800m) > La Paz (3,800m)


踏入零晨,開始聽到身邊鬧鐘陸續地響,我起床時,看到隔旁的登山客表情有點痛苦,他說他頭痛欲裂(高山反應),已決定放棄登山,我為他感到可惜,同時用最快速度把所有帶上的禦寒衣物穿上,因為導遊已開始催促著。早餐已舖排在桌上等待登山客享用,我的狀態不錯,只是仍然有點睡眼惺忪及完全沒有胃口,但還是灌了三大杯熱茶來暖身,即使擠身在數十人的山屋內,仍感到屋內的寒冷,外頭的氣溫定必是在零度以下吧!最後勉強吃了一片塗了果醬的面包,就起行了。


零晨一時,幾乎所有隊伍都離開山屋了,與和我同組來自歐洲的女孩相互加油後,也跟著隊伍的尾端出發。約走了多於半小時後,抵達雪線,所有隊伍都會在這裡穿上冰爪,同時導遊會在這裡為參加者套上安全繩,一條繩會串連著在前方的導遊,我被安排在中間,歐洲女孩在後,每人距離相隔約兩米,然後大家開始繼續緩慢上升。


汲取以往在南美登山失敗的經驗,這次我把注意力高度集中在控制好我的呼吸頻率,我們導遊的步速也不疾不除,對我來說剛剛好,而這次我成功地把呼吸,步速及心跳保持著一個平衡狀態,即使上坡的路程仍然是喘氣不斷,但體內仍有源源不絕的力量支撐我前進,而且慶幸高上反應如想嘔吐及頭痛等仍未來襲,只是昏昏欲睡的感覺一直伴隨。來到中段一個大休點時,其他導遊看到我們這兩位看似弱弱的女生竟然能追上中間的隊伍時,大表驚訝之餘,紛紛給予我們鼓勵的手勢,信心頓時大增。再起步時,我們則變成了中間的隊伍繼續前進,而原本排中間的參加者,他們因受到高山反應的影響,仍在大休點上遲疑著是否要繼續前進。


越往上爬行,空氣越稀薄,我更需要大口大口地吸氣,盡量把氧氣充滿全身,繼續推進自己,雖然我的心理壯態仍然良好,意志仍然堅定,但體能開始有點撐不住,步伐也越來越慢,突然導遊停下來告知,只要過了前方的大斜坡,就終點在望了。這個大斜坡比之前的上坡路段更陡,在這裡我開始感到暈眩,上大斜坡前我要求先休息下回氣,但導遊竟然不允許,並要求我們即使走得慢,也不要停下來。我只能被導遊硬拖著繼續前進,但已感到雙腳乏力,呼吸急促得很厲害,感到心跳快到像要跳出來,我幾乎走五步,便需要停下來把呼吸及心跳回穩方能前行,我跟導遊說明我的情況,但導遊不但沒有體諒,更厲聲催促說不能停下來,還像拖狗般把我向上扯,重心失穩的我頓時倒下,當下的怒氣即時爆發,反呼喝導遊:"你急咩L野,都就黎到頂啦,我地登頂時間好理想,而家仲未日出架喎,我又唔係唔行,但真的需要停低回氣先行到,點解其他隊伍既導遊可以俾佢地既組員係呢塊大斜坡上停低休息,而你唔俾!!!"導遊應該沒有想過我還有力氣,並用西語展現我的怒氣,隨即黑著臉靜下來,至到頂時也沒有再跟我說話,但起碼在這個大斜坡上肯配合停下來讓我回氣。


最終,我成功挑戰自己,登上了6,088米高的Huayna Potosi,人生暫時的最高點,還在頂峰上看到極迷人夢幻的日出,在登頂過程時所經歷的疲累,委屈及怒氣,在頂上一掃而空,換上的是心滿意足的笑容及對Huayna Potosi聖山的無比敬畏,我最終還是向導遊說了聲多謝。我們只在空間有限的頂峰上待了十五分鐘左右,因看見仍有不少隊伍陸續登頂,而且山頂上確實嚴寒,我迅速地將放在胸口內袋的手機開機,想拍下這終身難忘的時刻,奈何我手機的後置鏡頭竟然不能正常操作,只能用前置(自拍)鏡頭勉強拍下自己曾在山頂的證明,未能夠好好記錄頂峰上一望無際及震撼的景色,又再留下一個遺憾。

山界有一句術語"上山容易落山難",我曾經在智利的山頭親身感受到這句話的實在性,在下山時竟然突然出現頗嚴重的高原反應,下山途中失去意識,險些魂斷智利山頭。所以,在準備下Huayna Potosi時,完全不敢怠慢,收拾好興奮的心情,調整好腳部肌肉(拉筋及輕微按摩),把注意力重新集中在腳上,因上山時腳部運用的力度及肌肉與下山時完全不同,運用不當,會很容易引起抽筋,而此時,懂得運用冰爪來借力有助加快落山的速度,秘訣是把後踭的冰爪用中等力度踏進冰雪中,作用是可以在光滑的雪面上保持平衡,且拔出向下前行時也不需太費力,千萬不用整個腳掌踩在雪上步行,那會超耗力。從山頂滑行/下行至Rock camp山屋,尚算順利,只是整個下山過程膝頭一直隱隱作痛。抵達Rock camp山屋,時間理想,疲累至極的我,立馬在床上倒頭大睡了一小時,被導遊叫醒後,又要再準備最後的一個下山行程,就是再度背負14-15公斤重的背包,抵達我們的起點Base Camp 山屋,車子正在那裡等待把我們接返拉巴斯呢!


後記


1. 在拉巴斯找旅行社報團時,為了能收客,差不多每間都會跟你說這是一條很容易成功登頂的路線。讓我在這裡分析下他們所說的容易是如何定義吧。嚴謹來說,在Mountaineering(攀山/冰攀)界別而言, Huayna Potosi是一條完全不需要冰攀或攀爬技術就可以登頂的路線,如果你是mountaineer(登山家)或有豐富的登山經驗,Huayna Potosi的確一條很容易成功登頂的路線。但倘若你對登山是零經驗,亦從未試過穿雪鞋,套冰爪,用冰斧的話,Huayna Potosi絕對不容易,甚至是艱難的。即使我自問是一個經驗頗豐富的trekker(健行者),面對Huayna Potosi,她絕對是一個挑戰。所以,在拉巴斯報團時,要務必謹慎審視自己的能力。


2. 最後一點,我必須要為自己留下記錄,原來我是帶著肚裡兩個月大的寶寶登上Huayna Potosi,我只能說我肚內的寶寶真的是十分了不起,在那樣的險境下,他仍然選擇繼續待在我的肚裡,沒有放棄我(重要利申:那時我是完完全全不知道自己已懷孕的)。現在已經四歲的他,不只健康正常成長,還不時跟著媽媽遊走秘魯的安第斯山脈 ,我的心願是希望他能跟媽媽一樣,熱愛大自然,走進大自然,善用大自然給予的環境來進行自我挑戰。


#南美健行

#玻利維亞健行

#高原健行

#HuaynaPotosi

319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