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hip Lee

智利百內國家公園O+W 9天健行記(下)


在百內國家公園的頭五天獨行,有三天已深切感受到這裡變幻莫測的天氣,尤其是這裡的風,真的不能少覷。首先要知道,狂風是百內國家公園的常態天氣,沒有這些狂風的加持及保護,百內就沒有舉世聞名及生生不息的冰川,選擇W-trek會有機會避開這些狂風,因為中間有山脈(French Valley及Los Torres) 阻擋,但O-trek的話,幾乎不能避免要正面與這些狂風埋身搏鬥,尤其是我這個行程的第六天,是要通過O-trek的最高點(1100m),是一個隘口,叫John Gardner Pass,是聚風之處。

Day 6: 全負重走12公里, 8 小時至營地Camping at Guarderia Paso


> 隔天起床,天氣仍是不理想,但沒有前兩天的惡劣,基於安全第一的考慮,管理員是勸喻我們回頭的。在我們所處的營地,有五人(包括我)仍想堅持向前走(其餘四人全是智利人),萬幸地,獨行女士也是其中一人,因為她曾是百內國家公園的管理員,而且有走O-trek的經驗,有這位引路者在,管理員肯放行,但特別提醒我們五人必須共同進退。


> John Gardner Pass,是O Trek難度最高的一部份,過去幾天的O Trek路況,都是平坦易行,唯獨登上John Gardner Pass,是需要上坡600米,不要輕看這600米,負重再加上百風,是倍感艱辛的。這天遇到的風,是達到狂風及疾風等級,而且是密集的,慶幸這天有四位健行者陪同,反而沒有第五天要獨自面對狂風的害怕感,信心也大增。


> 我們一開始上坡時,天氣真的挺惡劣,而且是逆風而行,更使我們寸步難行,狂風下刮著雨雪下,打在臉上,十分刺痛,即使已把最保暖的衣服穿上也倍感寒冷。有好幾次我們必須找大石躲下來,避風保暖稍作休息,獨行女子也和我們商量,如果這樣的惡劣天氣仍持續多15分鐘,我們必須撤退,眾人均沒有異議,因為眼前的天氣,大家也沒有信心是否能闖關。


> 就在等待期間,我們在烏雲中看到少許藍天驀現,風也有點緩和起來,我和獨行女子互望了一眼,大家都覺得這是一個時機,那怕只是5分鐘,我們決定博一博,硬闖了。雖然風是較為緩和,但仍然會遇上間歇的疾風,有兩次,我就是被這些疾風追到雙腳離地,得用行山杖固定位置及立即趴下,這是我的行山史上從未遇過的壯況,十分驚險,也十分慶幸我們是逆風而行,如果順風走的話,我相信我會不斷被吹到失衡的。


> 最終,我們一行五人成功登上John Gardner Pass,登上那刻,真的被眼前的景緻屏住呼吸,即使眼前煙雨迷濛,但仍能隱約看到那一望無際的冰川海,從來沒有想過大自然是可以這樣震撼地呈現。O Trek是很艱辛的,但為著這個景緻,一切也值得。我們只逗留了約十分鐘,因為山上的狂風挾著冰川的寒氣,已感到手腳僵硬,是難以忍受的寒冷,從上坡至這裡,與惡劣天氣的博鬥已虛耗了我們所有的體能,我們必須迅速下山。


> 幸好,離John Gardner Pass最近的營地只是半小時的下坡路程,且那個營地是有管理員,有木屋,有火爐,我們抵達後,迅即脫下全濕透的外套,並靠近爐邊取暖,管理員很好,還為我們送上Mate及新鮮出爐的自製面包,十分窩心。我們休息過後,就在木屋旁紮營,那晚我沒有準備晚餐就入睡了,因為真的太累太累。

要登上眼前的John Garderner Pass (1200m)

John Garderner Pass眼前就是Glacier Gray 冰川海

有火爐的簡單木屋,我們就在木屋旁紮營

在木屋內暖身及乾衣

營地管理員送上自制新鮮出爐面包


Day 7: 全負重走28.6公里, 13小時至營地Camping at Italiano


> 第二天起來時,看到藍天及湛藍的冰川海,本打算把重裝留在營地,返回John Gardner Pass拍照的,但因為疲累感太重,及考慮到這一來一回會沒有了一小時,令今天的行程變得緊湊,所以就放棄了。


> 智利獨行女生打算在這個營地多留一個晚上,所以在這裡和她道別了。


> 今天是計劃走約20公里,於Paine Grande Campsite落腳,一開始的四小時,是全下坡,而且一直有超現實美景相伴,走得尚算輕鬆,這段路也是O-trek 最美麗的一段(如果天氣良好的話,天氣惡劣的話,這段下坡路也是甚有難度的),直至抵達Glacier Gray Campsite,便步入O-trek及W-trek的交匯點,從這裡開始,便要跟令人難忘的冰川(Glacier Gray)海說再見了。如果只是走W-trek的話,Glacier Gray Campsite是W-trek其中一條線的終點,但這個位置只能遙望Glacier Gray,要看一望無際俯覽式的冰川,只能選擇甚具艱辛的O-trek。


> 從Glacier Gray Campsite再往下走至Paine Grande Campsite,負重的話,需時四至五小時,這段路也能感受到百內風,但當經歷了John Gardner Pass的考驗,這些風已能適應了。而且,這天也是天氣最好,大放晴的一天,心情豁然開朗,這段路線也多了很多健行者,不再感到寂寞,能真正享受百內獨特的美麗景緻。


> 抵達Paine Grande Campsite,約下午六時,本應是在這裡紮營過夜的,但天氣仍然十分光亮(百內的三月份,日長可達十六小時),審視自己壯態良好,又想趁大晴天的天氣下多走一段路,決定多徒步三小時(7.6公里)前往下一個營地Italiano Campsite,終於在將近晚上十時(那時天才剛黑)抵達營地,也是我九天之中徒步最長的紀錄。如果能在天氣良好的情況下走,用七天走O+ W Trek是有可能的。

最左邊就是智利獨行女子

三月份的百內,黃昏六時天仍光亮,故決定繼續多走3小時


Day 8: 上午輕裝健行French Valley, 來回11公里約5小時, 下午負重走5.5公里, 約3小時至營地Camping at Los Cuernos


> 因為昨天走了今天的部分路段,今天就可以輕鬆多了,再加上今天主是輕裝走W Trek另一重點行程French Valley,所以我是睡到自然睡才起行。


> 過去七天的負重訓練,當有機會卸下重裝來健行,真的會用健步如飛去形容我那刻的感覺。這個French Valley,也是W Trek的行程重點,但說實在,因為已在百內待了八天,開始對景色有點麻木,而且John Gardner Pass的冰川海一直在我腦海裡揮之不去,再加上當天是陰雲滿佈,走在French Valley途上,景色沒有讓我有驚喜。再者,三月份仍是百內的健行旺季,W-trek是擠滿來自世界各地的健行者,當天沿途看見了約五十健行者,而營地則聚了上百人,與之前只有零丁數人的OTrek相比,反而有點適應不過來。


> 從French Valley回到營地後,還可以在營內午睡一會才起行。因為往下一個營地Los Cuernos負重只需3小時。當晚,我又再次遇到老鼠掻擾,自第三晚被老鼠入營後,一直都很小心,直到最後一晚在百內,還是再遇上了,這次牠是從外襲擊,把我的營咬破了一個小洞,很是心痛,但算吧,這個小洞已成為我在百內國家公園內一個記印。


Day 9: 全負責走11公里, 5 小時至Las Torres Central, 再走8公里, 2小時至公園入口巴士站


> 最後一天,是從Los Cuernos Campsite回到我第一天的營地起點Las Torres Central,心情是激動及興奮的,因為能成功挑戰百內的O+ W Trek,能夠功成身退完成這個南美夢,這應該是我的行山史上最輝煌的戰績吧。但是對於今天將要離開百內了,仍是有點不捨,回想過去八天的經歷有點不真實,有點虛幻。在抵達Las Torres Central營地時,為自己做了一個簡單的暫時掛靴儀式,那次百內後,我有將近半年沒有往山內走。


>抵達Las Torres Central Campsite,仍有8公里方可到達前往Puerto Natales巴士站,可以選擇坐園內安排的Mini Van或繼續徒步,當時因為等Mini Van的時間要個多小時,再者,經歷了百內這百多公里,這8公里路也真的難不倒我了,所以選擇繼續徒步,也能藉著最後的8公里,再次細味過去9天在百內的一點一滴。

掛靴儀式

智利百內國家公園O+W 9天健行記(上):

https://www.shipinsouthamerica.com/post/%E6%99%BA%E5%88%A9%E7%99%BE%E5%85%A7%E5%9C%8B%E5%AE%B6%E5%85%AC%E5%9C%92o-w-trek-9%E5%A4%A9%E5%81%A5%E8%A1%8C-%E4%B8%8A

195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